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我在南方的艳阳里

寒假去了一趟越南,略有感慨,因为去的一周里,每日都有26、27度,故有此标题



提到胡志明市,可能无法唤醒大家的记忆,但如果提起西贡市,法式风情、东南亚特有的热风,混合在一起,扑面而来。喧闹、嘈杂、尘土,掩盖了玛格丽特·杜拉斯当年待过的西贡市,连同她那段令人津津乐道的爱情,也随着热浪消散在了空气中。只恐怕,她心中留下的不单是那座城市,而是怀念那年、那人、那城、那段想忘忘不了,想抹抹不去的,铭心刻骨的爱恋,徒给后人留下,带着桃粉色气息的种种猜想。

法国人在越南留下了太多可见的印记,不论是数不尽的法式建筑,还是街边随处可见的咖啡馆,即使是这个忘性很大的国家,也无法磨灭已经刻在他们历史里的过去。

山上的大叻,与其他几个城市仿佛不在同一个国度。到达的时候已是晚上,来自春香湖的风带着丝丝凉意抚上脸颊,一扫七八个小时车程的疲惫。春香湖前的广场,年轻的男孩子们和女孩子们肆意地挥洒年轻的汗水,在滑板上尽情地挥霍着充沛的精力;不畏夜晚寒冷的女郎与心上人在台阶上窃窃私语;年轻的妈妈牵着顽皮的孩子,眼里的爱意满得仿佛要溢出来。

清晨,从阳台眺望春香湖,湖面波光粼粼,早起的老人家沿着湖边人行道笑着品尝着老来的清闲。四周法式风情的小别墅一幢幢,说来也是有意思,此地的小房子配色颇有意味,若是你家用了蓝色粉刷外墙,我家便不会大面积使用此色,这么一来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虽对街边艳红配深绿的路灯挂饰满是嫌弃,但不得不说,房子倒是可以慢慢琢磨。

早期的现代文明多是建立在毁坏自然资源上的,破坏原本是经济来源的原料,构造出新的经济结构,再重新捡起被破坏的资源;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对环境的重视也逐步上升,这一点在越南许多景点得到了很好的体现,即使是在旱季,瀑布的水流也仍然十分充沛。

人类从开始存在于地球,对大海就抱有着难以形容的亲近、畏惧以及渴望征服的情感。不论是精卫填海、郑和下西洋、鲛人、海神波塞冬、美人鱼还是各个驰骋大海的故事,古今中外,大海,永远是各类创作的主题。即使是同一片海的一千个海滩,也不止一千种风情。

芽庄和岘港都是海边城市,一个风和日丽、海波温柔、海滩柔软;一个疏风骤雨、海浪惊人、砂砾坚硬,哪一个更让你动心?

如果说,一个人能够让你对一座城留下满满爱意,那么一段糟糕的旅途也可能让你减少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分。芽庄对我而言,便是这样的存在。

说来也是凑巧,到芽庄的时候也是晚上。与大叻不同,芽庄的夜晚是喧闹的,霓虹灯闪烁在街边,熙熙攘攘的人群,高级香水和街边烧烤混合。

浅蓝绿色的海、清晰可见的鱼、满是机油味的空气和虎视眈眈在你身后希望你花钱的一日游导游,以及随处都要花钱的项目,这是我对四岛游最终的印象。不是什么好印象,不过海景的确是柔和且美好。

到了岘港,发现此处没有可以下海游泳的地方,心中免不了感叹在芽庄错过了好机会。不过却有推开门就能接触到的海滩,以及在沙滩上狂奔的小螃蟹。挡不住的童心起,追着小螃蟹在沙滩上跑了一路,还忍不住捉起来逗弄了一番。

在海边就可以看到山茶半岛上的四十二米高的菩萨像,手持玉瓶,笑容慈爱,目光柔和,守护一方天地。当天,我们便去了该岛上的灵应寺。每去一处地方,我们总会去拜拜当地的寺庙或是道观,虽不是信教人士,但仍是心怀敬畏。从海边可以直接开车上去,直接就到了寺庙的后面,这是给我们这些不虔诚的教徒走的;往寺庙开的途中还有一条笔直笔直的阶梯路,十分陡峭,且又及其狭窄,这条便是信男善女走的路了。一上去便是灵应寺的大门,十八罗汉开道,大殿内供奉着庄严的佛像,回头望见站立着的观音像,依旧笑得端庄。说来此庙的风格与之前在大叻乘小火车看到的寺庙风格大不相同,返程路上才听闻,此庙乃该地华人华侨集资所建,建筑风格、所用材料颇为考究。

再回头,笑靥依旧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