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电灯胆

今天听着《电灯胆》,听着听着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了,及其迅速地写下了这篇。

 配合《电灯胆》食用,风味更佳

 

正文 


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记不清楚了,只知道等妒火蔓延到心口的时候,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 

 

作为阿琳最好的朋友,我是她跟阿坚恋爱后最好的借口,对父母,对老师。每次他们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卿卿我我时,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数天上飘过的云。这朵像花,那朵像船,再那朵像阿坚的脸。是的,在不知不觉中,我喜欢上了阿坚,或许是他对阿琳笑的时候,很像我吃了蜂蜜的感觉;又或许是他托我转交礼物给阿琳的时候,很像我哥哥和嫂子的样子。每一次和他们出去,我都在期待着能有我们父母的熟人看见。多好啊,如果被看到的话,我就不用忍受这样的煎熬了。

其实我分不清楚,我喜欢的是阿坚,还是喜欢的是喜欢阿琳的阿坚。明明我先认识的阿坚,最开始也是我们关系好一些的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我是拒绝过的,拒绝和他们出去,但是我又忍不住想,如果我不在,他们还会做些什么,一想,心里就好像有人拿着羽毛在挠,越想越是放不下,无法控制自己的脚。

秘密知道的越多,就越像拿着刀在自己心上剜。阿坚知道吗?知道我喜欢他吗?我觉得他知道,他不仅知道,而且很享受,女友和红颜知己,最应该充满敌意的关系,他却是胜利者,她们是闺蜜啊,还是红颜介绍的女友呢,不但是红颜,还是红娘。阿琳呢?不知道,我确信她一定不知道。放心地跟我讲一切的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,即使我在场,也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告诉我。从阿坚追她的每一句情话,到在一起后有过的每一个吻。

仿佛身在地狱。

要是他们分手了,我什么时候跟阿坚在一起好呢?阿琳肯定会被吓坏的。在她心中,没有比我更善良,更体贴的人了。从小我就照顾她,要是有人欺负她,我一定会冲到最前面。阿琳应该放心的,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阿坚的。不论是他不为人知的小习惯,还是他隐藏的疼痛,我都知道,一清二楚。阿坚呢?他估计是不会在意的。在外人看来,没有什么变化啊,仍然是同样的人啊。但他会选我吗?会吗?

前两天梦到我和阿琳身份调换了。她坐在另外一边的长椅上,看着和阿坚热吻的我,眼神清澈。醒来后,睡衣却汗湿了,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恐慌什么,明明是我的梦,为什么我却还是心虚?

张口却发不出声。



写完感觉整个人都黑化了,魔障了的少女和明知是不对却还在固执的爱,世上本是痴情儿女最多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