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梦(一)

我几乎不记得自己做过的梦,或者说,自我感觉很少做梦。

 

说来也奇怪,自八月底到美帝,前一个多月睡眠都不是很好,夜晚难以入眠,最近几个星期入睡简单,却开始频繁地做梦,倒不像之前醒后便忘了,反而记得很清楚,且感同身受,却是不知道什么时间、什么地点,好似真的发生过。

 

第一个梦后,只觉得荒唐、好笑,与友人嬉笑便过去了,直至今日午休,竟又做了一个梦,虽不能前后承接,但感受异常,醒后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

 


“这便算是结了婚了,我们也不用一直操心你没有男朋友了。”母亲笑着对我说到。

 

我结婚了?和谁?

 

转过头,身边站着一名男子,约莫一米八几的身高,衣饰很整洁,大概比我年长四五岁,想看清他的脸,却是一片模糊。低头看了看手机,居然正好是二十岁生日当天。呵!刚能扯证,就迫不及待地履行自己的权利了!

 

从民政局出来,母亲拉着我的手:“你大学还没毕业,我们就先不办酒席了,等你毕了业我们再办。再说了,他今天就要走,起码得等他回来再商量这件事。”说完,便让我同我丈夫回家了。

 

当晚,我丈夫就离开了,他未与我说什么,只说下月归来。我没有追问,也没有其他表示。我们之间虽有夫妻之名,却并无夫妻之感。

 

第二日,我从家中返回了学校。到了学校,现实与梦境交杂在一起的感觉更是惊人。学校虽是我在国内就读的大学,专业也是我亲手选下的专业,可我的同学竟全是高中的友人。

 

某日,与友人一同去食堂的路上,笑谈间,他们问起我,准备什么时候找男友,我叹了口气,掏出手机,调出了结婚证上的照片给他们看。我那几位友人倒能真的算得上损友,却未曾怀疑真假或是调侃我,径直问起了我,是否考虑毕业前生孩子。

 

我正陷入艰难境地,却被闹钟叫醒了。

 


 

大概只是梦,所以并没有在意逻辑是否成立。醒后自己倒是很好奇

  1. 我丈夫到底长什么样?做什么的?

  2. 怎么认识的?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了?该不会是闪婚吧?

  3. 闪婚的话,我妈怎么同意的?而且居然没办婚礼,这不像我妈的作风啊!

  4. 难怪我朋友他们不知道,不过居然没损我,奇怪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