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【ALL光/仲光】天璇国后宫争宠记 8

    

    群中太太们的联文,窥屏党暗搓搓来一发。

 

    OOC全是我的锅!我的!我的!

 

    仲堃仪听说过些时日要去围猎,想想自己在宫中也颇为无聊,免不了动了一番心思,转念想到自己的位分不高,怕是轮不到自己,“留在宫中岂不是又要跟只会吹一支曲子的离嫔碰面,那可不成。”

 

    当夜恰巧陵光留宿,仲堃仪迎上去拉着陵光的手,“妾身近日想了一玩乐的法子,不知光儿可想试一试?”仲堃仪原是伺候陵光的贴身宫女,对陵光颇为了解,知晓其一定感兴趣。果不其然,陵光听后歪头,“土儿,你别卖关子了,快让我试试。”


    仲堃仪邀着陵光躺在床上,自己却钻去了床底,待陵光躺好,便听到床下传来“月光诀,泼墨的纸砚全是你的脸”。陵光虽知仲堃仪歌声动人,可也是头一次听到他的歌声从床下传来,也觉得有几分新鲜,特别是看不见人,竟像是入了仙境,袅袅仙乐四处飘来。

 

  “陵光可觉得有意思?”仲堃仪从床下出来,理了理衣袍,看向微阖双目的陵光。陵光睁开眼,低头一笑。


  “有几分意思,土儿果真是个妙人。”

 

  “那妾身可否讨个赏赐?”仲堃仪笑吟吟地跪了下来。

 

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

    仲堃仪咬了咬下唇,抬着眼看着陵光:“妾身也想随王伴驾去围猎,担心行宫的宫人不能照顾好王上,妾身不才,没什么大能耐,但求能服侍王上,让王上开心”,说罢,低下了头,一动不动。

 

  “就这点小事,土儿想去就去吧。”

 

  “当真?”

 

  “当真,土儿快起来吧,你这样我可是会心疼的。”

 

    说罢,仲堃仪站了起来,拉住了陵光的手,“刚刚我可是躺到了床底下,不知光儿想不想一同去沐浴?”不待陵光应答,一手穿过其膝下,一手搂着其背,就将陵光抱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只听见衣衫滑落的声音······

 

    什么,看官们说再后来呀?非礼勿听,非礼勿听,非礼勿听,不过听说王上的嗓子可是哑了好几日呢。



评论(38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