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【钤光】 流歌醉夜(1)

         终于开始填之前的脑洞了!这篇是精怪篇的脑洞!

         主钤光,微仲孟,还有更微的双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送给 @欢 欢太!

 

人物性格是剧里加真人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公孙公子,我们就只能送到这儿了,”领队的镖师看了看眼前不断飞扬起来的黄沙,又扭头看了看这位年轻人,忍不住多劝了一句,“要不还是回去吧,这么多年来,就没有哪个人成功过,说不定这只是那流浪的琴师编造出来的。”

 

“这一路多谢照顾,这天璇国我是一定要去的,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似喃喃自语,蓝衣公子转身鞠躬谢过镖师,握着手中剑,牵着马,头也不回地走进漫漫黄沙中,直至再也看不见身影。

 

 

 

 一月前,一位从西域来的流浪琴师进了京城,逢人便说他在大漠深处发现了天璇国:那天璇国遍地是黄金,王上身着紫衣,头戴朱雀冠,面若中秋之月[1],眉目含情。霎时间,勾起了京城内不知多少少女儿郎的春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这天璇国啊,在钧天国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,传说当年开国皇帝就是在天璇国王上的帮助下才平定战乱,登基称帝的。一两百年来,想去碰运气找找这天璇国的人多的去了,除了这琴师,还从没听说过谁成功了。

 

“多半是个骗子,大家伙且散了吧。”

 

“走吧走吧,看他这样子指不定是从哪儿听来的······”

 

“这位公子,如果从未到过天璇国,切莫再传这谣言了。”琴师抬头看向来人,没想到却是个这位主儿。

 

当今圣上早年微服私访时与当时的武林盟主结了缘,后武林盟主遭人暗算,全家几乎死于非命,除了当时年仅5岁的幼子公孙钤。圣上痛失知己,为了保护公孙钤,便将他收为义子。如今公孙钤成人,虽跟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多数情况下还是爱在江湖行走。

 

琴师只当没将他认出来,“公子这话就不对了,你怎么能确定鄙人真真没到过天璇国呢?”


“那不知这位公子可有证据证明?”


“证据自然是有的,就看公子愿意拿什么来换了?”

 

 公孙钤听到这话倒是笑了出来,“不知你想要什么?”

 

这琴师也是个妙人,“鄙人想要的公子给不起,但是公子不妨去那大漠一趟,看看鄙人有没有撒谎,”琴师抬头看着公孙钤,“鄙人告诉公子天璇国怎么去,公子有兴趣吗?”


“若是你的证据不够吸引我,如何勾起我的兴趣?”公孙钤挑了挑眉。

 

“哈哈哈,鄙人这就向公子证明。”说罢,琴师从背囊里抽出了一幅画,展开竟是一头戴发带,身着白衣,上单罩一层紫纱的美人,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[2],“这是天璇国王上陵光。”

 

“公子这证据可不充分啊,这的确是个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,可谁又能证明这就是天璇国的王上呢?”公孙钤一只手拿住画,盯着那琴师。

 

“鄙人说的话句句当真,公子要是不信,那就不是鄙人的错了。”只见琴师不知用什么方法将画抽了出来,边说边将画卷了起来,收拾着东西,竟是要走的样子。“鄙人劝公子一句,大漠深处可是有人在等着公子,莫付了美人青春年华。”

 

夜晚,公孙钤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,总觉得心底有个声音一直不停地说,要自己去大漠深处瞧瞧,好容易睡着了,梦中满是天璇王上那张脸;第二日清晨突然惊醒,只见房内的桌上竟有一信封。打开发现内里是一张地图和一封信。

 

“公孙公子,该地图是去往天璇国的路,鄙人就先送来了。”

 

公孙钤拜在江湖有名的“双白”蹇宾、齐之侃手下习武多年,在年轻一辈里称得上是佼佼者,感官非常人能及,可昨晚一点感觉都没有;再叫人去查昨日琴师的踪迹,却是无人知晓。

 

当下,他更是觉着这天璇国有蹊跷。便收拾了行囊,备了盘缠,跟上常去西域的镖队走了。

 

 

 

[1] [2] 取自曹雪芹《红楼梦》中对贾宝玉的描写:“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,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面如桃瓣,目若秋波。虽怒时而若笑,即嗔视而有情。”“面如敷粉,唇若施脂,转盼多情,语言常笑。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;平生万种情思,悉堆眼角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标题和脑洞取自晃儿,老妖《流歌醉夜》

背景差不多交代完了!

下一章陵光就应该要出来了!

琴师大家猜出来是谁了吗!大声告诉我他的名字!


评论(9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