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【钤光】 流歌醉夜 (2)

我终于更了!

克服了自己的懒癌,我更新了!

简直想高歌一曲!

翻身农奴把歌唱!

明明不知道还要写多久,我却已经看到了完结的美好未来!

 

接上文【钤光】流歌醉夜(1)

人物性格是剧里加真人

 这章出场人物是公孙,陵光,不知道猜没猜出来的方方土和活在台词里的小葱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传说天璇国在那大漠深处,每到月圆之时,便有着紫衣的美人在月下喝酒随着不知名的乐曲起舞。

 

公孙钤渐渐看不清眼前的路了,炽热的阳光照在沙面上,热量从脚心一路传到头顶;头顶的热量,又一路传至脚底,整个人好似在火上烤着。抬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汗,公孙钤打开水壶喝了口水。

“水快喝完了,也不知道这地图是不是真的,这样走下去,我只怕是还没到天璇,就先被热死或者渴死了,”公孙钤看着前方似乎没有尽头的沙漠,转过身,“要不我还是循着脚印回去好了。”

公孙钤看着渐渐被遮盖住的脚印,加紧了步子往回走去。

 

脚印却是越来越浅了,终于完全被黄沙覆盖。公孙钤摸了摸水壶,拿起又放下。抬头看了看四周,无边无际的沙漠,抖了抖手中的地图,公孙钤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。

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公孙钤随手指了个方向,“是生是死就看运气了。”

 

“真是让在下担心啊,公孙公子。”空气中仿佛有人在轻笑。

 

也不知走了多久,太阳落了山,公孙钤也觉着有些疲惫,爬上个沙坡,取下包裹,拿了些干粮出来,凑活着填饱了肚子。

不停下来不觉得,这么一待,公孙钤感觉浑身上下没一处舒畅,腰酸腿疼,头昏脑涨的。“这天璇王若是不好看,那我这趟可不值啊!回去定要叫人找着那个琴师,好生训斥一番才行!”边说边伸手从包裹中拿出了些衣物裹在身上,“这大漠的晚上可真冷啊!不过这夜色却是平日里看不到了,不比都城繁华,倒是另有一番一人一剑一马走天涯的豪迈之感。”

 

“只可惜啊,少了一壶好酒······”

 

白日里走得颇远,自是疲惫的,过了一小会儿,公孙钤裹着衣服便沉沉睡去。

 

“居然不相信在下,若是按着地图走,这会儿早该见着陵光了,酒随手都能喝到了。”伴着声音,一旁显出个身着黄衣,发间两抹黄挑染的青年,仔细一看,竟是那消失的琴师。

“嘘,别发出声音,你主人我就带走了。”只见他拍了拍马,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公孙钤,“真是麻烦,在下对小葱以外的男子可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啊。”说着,随手指了指公孙钤,待他浮了起来,扛在肩上,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

公孙钤觉得自己有点冷,不是有点冷,是很冷。

一个激灵坐起来,身上裹的衣服不见了,马也不见了,包裹也不见了,只有自己孤零零地躺在沙坡上。

 

公孙钤站起来四处看了看,只见沙坡下方好似有个人影。想也没想,公孙钤冲下了沙坡,向着那人跑去。

 

那人身着白色单衣,外披一件紫纱衣,头带同色发带,月光下的面庞不甚清晰,一手拿着酒壶,仰着头闭着眼便往嘴里灌。

 

“这位公子打搅了,在下有一事相问。”公孙钤上前一步,对着那人作揖。抬头一瞧,这人不就是陵光吗!

 

陵光懒懒地睁开眼看着公孙钤。

“说吧。”

 

“不知公子可有见过在下的马和包袱?”

“不曾,”陵光又喝下了一口酒,“你莫不是东西不见了吧?”

 

“说来不才,在下进大漠只为找寻传说中的天璇国,未曾料想一觉醒来,马和包袱都不见了。”

“哦,你是说,你来找天璇国?”陵光撑起身子,坐了起来,似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。

 

“正是。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昨天看了《你的名字》,今天看了 《同级生》,就个人而言,《你的名字》没那么神乎其神让人想结婚,大概因为我是单身狗吧,但是《同级生》看了真的想让人谈恋爱啊!这就是青涩的,酸酸甜甜的,想和你每天腻在一起,为你吃点小醋,钻点牛角尖的初恋啊!满满的爱意要从屏幕里漫出来了!我想和你谈恋爱啊! 


评论(23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