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【钤光】 流歌醉夜 (3)

之前准备考试小半个月没更新,今天考完了,我来更新啦!

 

接上文【钤光】流歌醉夜(2)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陵光饶有兴趣地盯着眼前眉目周正的公子,“那你可知道天璇国在哪儿?”

“在下本是有地图的,只是······”

“只是包袱和马都不见了是吧?”陵光含笑逗弄着公孙钤,“那可怎么办呀?公子你莫不是要迷失在这大漠里了吧?”

公孙钤听着对方的调笑,好看的眉毛拧在了一起,“天璇国主可不要再取笑在下了。”

看来对方还认识自己,这可稀奇了,自己的画像本就不多,而且都被自己收在了王宫,要说唯一有可能被其他人看去的,约莫只有几月前,隔壁天枢国国主孟章提议互画画像的那一张了。

这可就不好办了呀,陵光摸了摸下巴,小孟章送来的人啊······

“敢问公子贵姓?”

“在下公孙钤,江湖人士。”

公孙钤,这名字可熟悉,不知在哪儿听过。

“既然公孙公子与我这般有缘,若是不请公子到天璇国小住,倒不符天璇国待客之道了。”陵光拎着酒壶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一个没站稳踩着自己的衣角向后倒去,公孙钤伸手一捞,把陵光揽到了自己怀里。

“情急之下冒犯了,还请天璇国主不要怪罪。”公孙钤放开陵光,向后退了一步,俯身作了个揖。

陵光低着头掩饰自己因尴尬而红了的耳尖,“请公孙公子将双眼蒙住,”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根抹额,“去天璇国这路可是密不外传的。”

“传内不传外,在下清楚,在下若是想知道就得成为内人。”公孙钤点点头,接过抹额就蒙在了眼睛上。

“失礼了,公孙公子。”陵光拉住公孙钤的手,“公孙公子的手好大,我居然都握不过来。”边说边呵呵地笑了起来。

公孙钤回握了一下陵光的手,“想不到天璇国主的手挺小的。”

陵光只觉得耳朵更加烫了,“请公孙公子准备好,我······”

“天璇国主,在下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“公孙公子请讲。”

“天璇国主,对在下用‘我’,这与礼不合啊!”虽然蒙着眼,公孙钤摸索着又对陵光作了个揖。

“那公孙公子也别对我自称‘在下’了,今后便叫我陵光吧,怎么样公孙?”没等着公孙钤回复,一手拉着他,一手掐了个决。

公孙钤只觉得身体突然腾空,还没细细品味腾云驾雾的意思,只觉得身体一沉,又是踩在了地上。

“在······”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个字,公孙钤的虎口就被人狠狠地掐了下去,“我能把抹额取下来了吗?陵,陵光。”

“自然。”陵光伸手准备替公孙钤取下抹额,“时候不早,还请公孙你在偏殿委屈一晚,明日再给你安排客房,如何?”

公孙钤抬手,没想到握住了陵光的手,两人一拉把抹额取了下来,月光的照耀下,被自己的手握着的那只手,小小软软的,还比自己白。

陵光用力把自己手抽了出来,“公孙你快去休息吧,夜深了。”说罢,转身进了殿,脚步急促,耳尖似乎有些泛红。

公孙钤注视着陵光的身影,等到再也看不见了,也准备去偏殿休息。

 

“公子,请随奴婢来。”不知何时有个小宫女站在了公孙钤身边,手提一绘着牡丹的灯笼,在前引着公孙钤向偏殿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天的飞机,转机的时候要等九个多小时,说不定能写出个一两章,相信我,等着我啊!
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