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【钤光】天璇奇谭-为你而归(1)

在学校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动力催促着我开坑填坑,亲爱的健太 @风月大保健 还记得我们去年的钤光坑吗?我磨刀霍霍向师生那一篇去了!

民国那一篇容我再酝酿酝酿。

 

“钤哥哥,你什么时候再回来?我会很想很想你的,我不想要你走,你能不能不走······”清秀的少年看着面前抽抽搭搭的小团子一句话也没有说,伸手把他搂入怀中,拍拍他的背,“小光,我们······”

 

啪地一声拍住震动的手机,陵光皱着眉毛挠着头发从床上弹起来,扒拉到床头柜关了闹钟,又狠狠地摔回床上。

最近老是做些关于小时候的梦,院子里的老桑树,对面小学的操场,街头卖米粉的老人家和隔壁的小哥哥。隔壁小哥哥的名字具体是什么,陵光完全想不起来,只记得隐约在梦中叫他“钤哥哥”,“啧,我还情哥哥呢”边想陵光边坐了起来。匆忙洗漱完,随手拿了瓶牛奶,顺着书包,就去学校了。

 

大三第一个学期对外语狗而言是个沉重的学期,过了专四的人,要开始思考要不要考专八,没过的人也没什么好思考的,准备下学期继续考。陵光懒散地趴在桌子上,想想自己低分飘过的专四成绩,又想想专八的词汇量,感觉自己的未来就只能去非洲找找钱途。

 

前排坐的姑娘突然转过身,“陵光你知道吗?视听课的老师换了。”陵光连头也没抬,“哦,换成谁了?”视听课就是用来睡觉和玩手机的,谁在乎老师换成谁,“只要不是魏老师就行。”系主任魏主任的话,睡觉和玩手机就要隐蔽点了。“听辅导员说,是魏老师带的博士生,又高又帅。”姑娘话音刚落,从门口进来一高个男子,走到讲台把书放下,拉开凳子坐了下来。

 

“同学们好,我是你们视听课的新老师,我叫公孙钤,是魏老师新招的博士生。罗老师这学期生孩子去了,系里老师不够,我临时来替一下这个学期的课。”这年头名字里用“钤”的这么多吗?陵光换了个姿势,用手撑着下巴,看着讲台上正在介绍自己的人,相貌周正,就是看起来有点成熟,这只手撑累了,换只手好了。

 

“D04号是哪位同学?请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。”全班同学都往自己这里看来,前边女生更是对自己挤眉弄眼,陵光看看自己座位那贴的编号,缓慢地站起来。

“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陵光。”

“很好,那这个学期就要麻烦你了。下课后留一下,我们详细说一下,好了坐下吧,现在我们开始上课。”

陵光一脸疑惑地坐下了,脑子像是堵塞了,“什么叫这个学期麻烦了?”到底要做什么?有什么办法推掉吗?莫名其妙就落在自己头上。

坐立不安地熬到下课,等到班上女生都走了,陵光磨蹭到讲台边,“公孙老师,我可能不合适吧,我成绩也不好······”

“我们班只有你一个男生,你觉得除了你,还有谁合适?”公孙钤戏谑地看着眼前这个长开了的团子,虽然长大了,但是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可爱。

“啊?那需要我做什么啊?”只有男生能做的事?陵光突然有点担心自己。

“是这样的,我虽然在教你们班的试听课,但我自己也在上课,有的时候忙不过来,就需要你到我宿舍来拿下资料什么的,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,你觉得怎么样?”这种事情一般都不会有人拒绝的。

“那行吧,老师你手机号告诉我一下吧。”说着,陵光从兜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“你拿给我,我来打吧,你输一下自己的号码。”边强行接过陵光的手机,边把自己的手机塞到了陵光手中。

很好,手机桌面是风景图,不是女朋友的照片或者和女朋友的合照,满意地输入自己的号码,随便还看了一下桌面的公孙钤愉快地把手机还给了陵光,“对了陵光,你的微信号是你的手机号吗?”

“对啊。”手机被强行拿走,又被强行塞了另外一个手机输号码的陵光还没反应过来,又被问了这么一句,手忙脚乱地把自己号码输进去,也没来得及看一眼桌面,就把手机还了回去。

“那我再加一下你微信,没有急事的时候,就给你发微信,急事就给你打电话。你快去上课吧,下节课要开始了。”公孙钤拿回手机,微笑着看着面前就要迟到还不自知的人。

“哦哦哦,那好,公孙老师我就先走了。”陵光冲到后排,抄起自己书包就往外跑,边跑边不忘跟公孙钤挥挥手。

 

晚上九点,终于奋斗完作业的陵光摊在床上,打开微信看到有个新的好友申请,点开一看居然是公孙钤,ID叫为你而归,“俗不俗啊,一股子乡村非主流的味道。”虽然很嫌弃这个ID,陵光还是同意,顺便顺手改了个备注。

 

这人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挺有病的,要通知消息加班群就行了,何必这么麻烦?强行拿别人手机是什么奇怪的习惯啊?

 

 

 

我们专业人还挺少的,男生更少,据说上两届就一个班,一个班30个人,一男生,万花丛中一点绿啊!


评论(9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