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十一

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

【钤光/车/女装play】换新衣(上)

看了陵光的试装照后,我整个人都是“吾王的小裙子真好看!”“这么好看谁舍得让他上阵杀敌啊!”

今天先上车,我明天发车!


 

春天,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;春天,一个脱下冬装的季节;春天,一个能换新衣的季节。

 

对于公孙副相而言,春天还是一个容易生病的季节。

 

 

深夜正靠着床头读书,门口侍从突然进来,“大人,王上来了”,公孙钤连忙掀开被子,准备下床。

“副相不必下床了,既然生病了,就好好修养。”伴着声音,陵光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

天璇陵光王的美貌在全均天算得上是独占鳌头,如同牡丹般的容颜,在他身上却不女气,凌厉时指点江山的气势;哭泣时又让人想把其捧在手心好好呵护;或许是为了同昳丽的容貌相映衬,陵光的服饰在均天几王中都是最为华丽繁复的。

 

但是之前的衣裳再怎么华丽繁复,也公孙钤现在看到的给他震撼大。

 

如果说之前的陵光是朵含苞待放的牡丹的话,那么现在的陵光就是朵盛放的牡丹:波浪似的紫纱从左肩一直延伸到腰封,衬得脸庞更添一丝妩媚;衣摆不似常服衣摆那般,而是同女子婚服一般在后拖地。

 

“副相,为何一直盯着本王看?可是本王衣着有何不妥?”自己副相从自己进门后就一直盯着织室新送来的衣物看,陵光觉得有丝奇怪。

“并无不妥,只是下官觉得······”公孙钤不知该如何开口,“觉得什么?”陵光看着公孙结结巴巴,又往前走进了几步。

“下官觉得,或许太过偏向女子衣物了。”说完这句话的公孙钤,又再次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跪下,“副相这是不听本王的命令了吗?快躺回去。”说罢,陵光拿起公孙钤的手就往被子里塞。

 

侧身坐在床边,陵光看着紧张的公孙钤,“如果本王说这本来就是女子的衣物呢?副相觉得本王穿着好看吗?”一听这个公孙钤失了君子风范,“王上乃是一国仪表的表率,怎能穿衣如此轻率,下官恳请王上换下这身衣服。”

陵光听了这话歪着头,“那脱了这身衣服,本王穿什么呢?难不成公孙副相想要本王裸着吗?”边说陵光边弯下腰朝公孙钤压去,“再说,虽是入了春,夜晚却仍是冷,副相想要本王生病吗?”拿起公孙钤的手往腰封上探去,“副相若是实在是看不入眼,不如就干脆帮本王把这身衣物扒了,如何?”

 

公孙钤从自家王上亮晶晶的眼睛中看出了三分挑衅,三分狡黠,还有四分欲说还休的情意,要是再反应不过来便是自己傻了,叹着气从床上坐起来,“光光,我不想你也生病,快回宫去,切莫在此染了病气。”

陵光把公孙钤推回床上,“本王今晚还不走了。”自己站起身来直勾勾地看着公孙钤,“公孙,你说我美吗?”

“美。”公孙钤直视着那双含情的双眸,自家王上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脾气自己是清楚的,这样想着也不再执着于会让他生病这件事了,就算王上不小心生病了,反正自己会在政事上辅佐他的。 



自己废话太多了,车没写完就困了,今天先去睡觉,明天补完

评论(5)

热度(33)